当前位置:itflag.com情感曾轶可刘亦菲(和刘亦菲郭碧婷是闺蜜)
曾轶可刘亦菲(和刘亦菲郭碧婷是闺蜜)
2022-11-11

​“七月份的尾巴,你是狮子座......”2009年的《快乐女声》让大家记住了这个独特的绵羊音的女生——曾轶可。从参加选秀到出道,她身上的争议一直没有停过,而今年30岁的曾轶可却仿佛“消失”在大众视线了。

11年前讨论度最高的选秀节目《快乐女声》横空出世,江映蓉郁可唯刘惜君都因为比赛进入了大众视野。如今郁可唯在新的综艺里乘风破浪,不禁让观众想起同届选手曾轶可,似乎很久没有听到她的消息了,她就像在娱乐圈“消失”了一样。

曾轶可不算是2009年《快乐女声》里实力最好的选手,但绝对是争议度和话题度最高的,根据当时的媒体统计:截至比赛结束,“曾轶可吧”共有90多万篇帖子。尽管经历了多次被爆吧与禁止非会员发帖,“曾轶可吧”的发帖量还是远远领先于其他“快女”10强选手。可以说,19岁的曾轶可制造了2009年《快女》的大部分话题。

比赛时,曾轶可身上的争议来自于自身的唱功,当时她那种气息不稳又软绵绵的绵羊音唱法并不被大众所接受。剪着短发的曾轶可成了比赛里另类的存在,有人甚至认为她是靠走后门才进入的前十强。

止步于第九名的曾轶可,在比赛结束后就签入了天娱,可她身上的争议和恶语并没有因此而减少。黑粉往往比粉丝更为长情,曾轶可被人喷外形、喷实力,甚至被人造谣抹黑。可以说,曾轶可在娱乐圈呆了多久,她就被黑了多久。

不过好在曾轶可自己有一颗大心脏,她在骂声中坚持做自己的音乐,在歌词中表达想法。在出道后,她一直保持着一到两年发一张专辑,坚持自己作词作曲,11年间她一共写了六七十余首歌。

除了曾轶可乐观的心态,与她交好的朋友和欣赏她的伯乐都给了她在追梦道路上前行的力量。

刘亦菲和郭碧婷都被传出是她的亲密好友,刘亦菲曾专门乔装去草莓音乐节看她,与她一同在校园骑单车、过生日、为她宣传新歌。曾轶可还在演唱会上为刘亦菲录生日快乐歌。

有才华又单纯炙热的曾轶可仿佛很受各大女神们的喜欢,在刘亦菲之后,郭碧婷也成为了与曾轶可交心的好友,经常被拍到两人度假同游。

在音乐道路上,高晓松和沈黎晖都算是曾轶可的伯乐,两人都是2009年《快乐女声》的评委,在比赛时就力挺曾轶可。高晓松在她出道半年后为她制作了第一张专辑,还曾在微博多次为曾轶可发声,声称新一代音乐人里,曾轶可最像他。

沈黎晖在《快女》舞台上就对曾轶可有较高的评价:“她的音乐很有灵气很真诚,打动了我。”在2017年曾轶可与天娱合约到期后,沈黎晖立刻递上了摩登天空的合约。果然,有才华的人总会有人欣赏与偏爱。

2019年,低调了很久的曾轶可在音乐综艺《我是唱作人》里露面了,节目给她的介绍词也很有内容:“十年前,你坚持自己的风格,选择做自己;十年间,你没有放弃,音乐终于被认可;十年后,欢迎唱作人。”

在节目里,曾轶可的确不负众望,用自己的原创歌曲征服了观众与在场嘉宾。毛不易在后台直言对她音乐的喜爱之情,认为在她的歌词里包含着美好与勇敢。

本来以为通过这个节目,曾轶可能会实现翻红口碑逆转。但是刚从全民黑走出来的曾轶可,又惹事了。2019年她因为在过海关安检不配合脱帽,还辱骂国家工作人员,甚至在网上披露民警个人信息及照片,被人民日报、央视新闻、共青团中央等各大官方媒体点名批评。

此事一出,曾轶可的各大活动都被叫停了,音乐节除去了她的参演名额,连在播的《我是唱作人》也把她的镜头全剪了。从那时起,曾轶可又“消失”了一段时间。

但观众还是没能忘记她的歌声与歌,如今《我是唱作人》第二季都已经开播了,但观众们对曾轶可和她的歌还是念念不忘。2020年的线上草莓音乐节,曾轶可又强势回归,直播观看人数超过了520万。

在《乘风破浪》里,黄龄曾说过:“歌红人不红,总比人红歌不红好”她认为歌手就是该靠作品说话的。曾轶可就是这样一个人,出道后的她一直不温不火,仿佛刻意与大众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但是你总会在生活中听到她的歌。

“让蜡烛代替所有灯,让音乐代替话语声,此时无声胜有声,如果要我开口,只能说一句话,让我成为你的有可能。”看到这歌词,相信大家的脑子里已经有声音了。从《狮子座》到《有可能的夜晚》,哪怕你不关注她都能跟着唱出歌词,曾轶可确实成功地让大家记住了她的歌。

曾轶可饱受了十多年的非议,都渐渐被时间抹平了,大众对她的评价也肉眼可见得变好了。“消失”的曾轶可依然还在坚守初心做原创音乐,她的强大不仅表现在乐观心态上还有做音乐的决心上,和广大音乐爱好者一样小8也在期待她的新歌,期待看到更不一样的她。